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梦踏阴阳 > 第九十七章 坠落

第九十七章 坠落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显峰知道,那一刻的下滑,是致命的空虚k。那一度的回眸,他看到了心的震颤。
  
  本来,大家拉着拐杖,走得好好的。但是,越往上爬越冷,这让几个人之间,不得不挤得更近,抱团取暖。往上走,路很滑,也变得陡峭起来。而黑暗中的前方,却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危险,这危险,只有最前面的显峰,能够看到。
  
  必须往上,路过一个狭窄的悬崖似的过道,那过道,大概只有半只脚宽。也就是说,这地方,四人如果一齐过的话,一个人都不能错,错了一个人,如果他往下掉,仅凭这一点立足之地建立起来的重心,是完全拉不住别人,反而会被别人拉下去。
  
  怎么办?此时显峰脑袋里浮现出一万个草泥马,但却不敢怀疑梦境的准确性。天命注定要在这里一试身手吗?
  
  但是,他本人的紧张,却绝对不能让那三位兄弟感受到。毕竟,让一个冷静而稳定的人,穿越这个狭窄的通道就很困难,你把大家搞紧张了,会更困难。
  
  这个地方,大约有一丈多远,也就是,不能通过一个人过去后,靠递拐杖牵引的方式来进行。如果那样可以的话,保险系数当然稍高一些。
  
  一个人的手,哪怕你算上一米长,拐杖一米长,也总共有两米,加上对方的手最长可以前伸一米出来,也才三米,根本无法完成交接。哪怕是完成了,那股强大的下坠之力,恐怕也不是伸出一根棍子,可以保险的。
  
  与其增加这一点点希望,让大家分开过去,倒不如保持这个原样,一起通过。毕竟,保持原样,可以保持心理的平静。况且,这条路还有弯曲的部分,这事,只有显峰在前面带路,通过身体的反应来带领后面的人,才有可能把人引过去。
  
  “大家喘一下,平静一下。前面的一小段,虽然路不宽,只有半只脚宽,但是比较平,我在前面走,你们在后面,跟着就行了。”
  
  显峰说的时候,语气尽量保持着平稳,不让大家紧张。有时候,一个人,在地上画一根线,让它踩着线走,他没问题。但是,如果这个线路两边,你告诉他,这是悬崖,那他一步也跨不出去了。
  
  当他们按着身体的默契及内心早就熟悉的节奏,迈出第一步后,显峰就预感到,某种巨大的不详,迎面而来。
  
  倒退是不可能倒退的,前进,是保持内心平衡的唯一选择。
  
  “老大,有风。”是乔仔的声音,很低,但是没人回答他。因为,人人都感受到,某种冷热相交的两股风,从上下两头,夹击而来。
  
  下面是冷风,上面是热风,在此处交汇。而显峰明白,脚下这悬崖之路,好像根本就是冰凌结成,此时仿佛还略有融化趋势,让路面极为湿滑。
  
  突然,觉得脚底一软,一个力量从背后传来,完了。
  
  显峰那一刻度,向背后一扭头。他的身后,人已经失去平衡,向下掉时,离自己最近的阿勇,几乎是拼尽全力把拐杖往前一推,然后大吼一声音:“老大,跑!”
  
  这个力量之大,出乎显峰意外。但是,那力量,分明是想牺牲自己,保全老大。拐杖几乎就要完全从他们三人的手中,滑向只有老大一人把握了。此时显峰看到,那阿勇急切的目光,复杂而焦急,亲人般,如同自己那临终托付的兄长。
  
  但是,此时的老大,真不该扭头看他们的啊。因为扭头,重心稍有偏移,阿勇的一推,也有些猝不及防。
  
  阿勇的努力白费了,他没有想到老大会扭头。
  
  在他们三人掉入深渊一秒后,老大也掉了下来。当然,阿勇他们三人,根本不知道老大掉下来了。他们的耳朵边,只是呼呼的风声,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强大的心愿,他们几乎一齐说了出来,回荡在这黑暗的深渊之中。
  
  “你我兄弟,辈子兄弟。”
  
  老大在他们上方,听到了这令人震颤的话。然后,他听到,巨大的水声,三人,几乎同时掉入了下面的水潭。而自己,迅即,被水所包裹。
  
  定心诀,立马想起了这个在洞仙门学的咒语。只要想到水,就会想到阴阳界河。只要在过阴阳界河时,想起定心诀,你的灵魂,就不会丢失。
  
  历代以来,奈何桥与孟婆汤的故事,欺骗了多少人。那只是对生死的情感表达,不是事实的真相。
  
  真相是,你得过河,过河时,你被不能呼吸的压力所包围,你忘记了,你最该记往的,是你的灵魂。身体带来的痛苦与恐惧,让你从精神与意识上,完全失去自我。
  
  从此,神形俱灭。定义上说:你死了。
  
  其实,摆脱或者超越生死的法门,一些门派,都有自己的办法。虽然不能说与天地同寿,但可以将死亡变得从容。古人讲,视死如归。死亡,只不过是一种归去,并不值得害怕。
  
  人们害怕死亡,只不过是对死亡过程不了解产生的。当一个经历并且了解了死亡的人,才明白,它终究要来,你躲避不了它,你恐惧,有什么用呢?并且,它只是生命形式的暂停或者转换,是某种物质的消散与重组,并不是完全没有。物质不灭定律,也证明,人,生命,不可能真正完全消失。只是,它转移了形式,时间、空间,状态的置换。
  
  死亡后的世界,也是世界,你就像搬了家。唯一的区别是,那个世界,是地狱还是天堂,这才是你真该担心的。
  
  在佛教中,有一种中阴境界的法门,教你如何正确地度过死亡,埃及也有生死书,对死亡过程有详细的描述。而我们中华文明,从巫术到宗教,都有对死亡的操控的法门。这些都没问题,但问题是,你是否能够想起它。
  
  举一个例子,佛教中有一个净土法门,说是,你临终时,只要坚持念颂阿弥陀佛的句号,或者回想他的佛像,或者忆念他的功德,你都可以,在他的帮助下,进入极乐世界,那是一种类似于成仙的飞升,死亡,在这种技术的帮助下,简直是一种极大的成功。
  
  肉体与生时的时间与空间结合紧密,没有它的束缚,灵魂自由后,真是想什么到什么。你想了阿弥陀佛,就到他的身边。
  
  在此意义上讲,就可以纠正一个普遍的错误的解释了。庄子曾经说过:吾之大患在于吾身。许多人解释它时,只说了这句话的字面意义,却不理解它背后的原因。其实,原因很简单,自由,庄子一生追求的真正的逍遥游,只有在摆脱肉体的束缚后,才有可能超越时间与空间的控制,进入灵魂完全自主的空间。
  
  当然,灵魂的完全自主,是神仙们的能力。对于普通人,依附于神仙的力量,就足够了。
  
  但是,绝大部分人,别说不知道这个窍门,就是知道了,也不会用。一个最著名的例子是:苏东坡。
  
  这个命运坎坷的伟大天才,对生命真相的追求,让他喜欢上了佛学。单从佛学理论的理解与思索来说,他已经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。但是,他不注重实践,犯了坐而论道的毛病。这是知识分子最容易犯的错误:当思索成了你生活的主要内容时,你有错觉了,你会觉得,思索本身就是生活意义的全部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